小猿搜题指作业帮发色情信息栽赃 行业进入搏杀期

2017-08-17 11:10:15腾讯科技

分享本文:

点击上方腾讯科技”,选择“置顶公众号”

关键时刻,第一时间送达!



首发 / 腾讯深网(qqshenwang)

文 / 韩依民


在线教育行业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热闹景象,事由却是两家公司的互掐。

 

两个多月前由猿题库创造的在线教育行业最高融资记录,昨天上午被作业帮打破。8月14日上午,作业帮对外宣布获得1.5亿美元C轮融资,刷新了5月31日猿题库宣布获得的1.2亿美元最高融资记录。但大额融资为作业帮带来的风光并未持续太久,几小时后即遭遇了来自猿题库所在公司的痛击。

 

8月14日下午,与猿题库同属一家公司的小猿搜题举行媒体沟通会,指控作业帮恶意在小猿搜题应用内发布色情信息,并配合有组织的公关传播,手段罕见影响恶劣。

 

面对小猿搜题的指控,作业帮随后发布公告,称在作业帮的融资过程中,持续遭遇来自某同行无端的攻击和诬告,试图对作业帮进行抹黑;某同行的陈述与事实相悖。

 

就这样,两家主要服务K12(主要指中小学生)的在线教育公司,以互撕的面目出现在大众面前。

 

此次小猿搜题与作业帮互掐一事,揭开了在线教育行业从融资战到公关战的涌动暗流。而暗流涌动的背后,是搜题类产品寻求突围的生死逃杀。

 

掐架疑云

 

“挺意外的,没想到。”在接受深网采访时,复霖如此形容他得知此事的感受。

 

复霖是一位行业资深从业者,圈内人脉极广,与掐架的两家都很熟,在小猿搜题于昨日开发布会之前,他便在上周知悉了相关信息。

 

对于受到小猿搜题直接指控的作业帮CEO侯建彬,复霖表示,“实话说,我并不太相信他会做这事。”

 

但复霖对侯建彬的信心,在小猿搜题公布的证据面前很难站稳。

 

在媒体沟通会现场,小猿搜题公布了恶意在应用内散发色情信息的设备登陆IP,这些IP均指向作业帮办公所在地;另外,小猿搜题副总裁李鑫透露,在小猿搜题内发布涉黄内容后,作业帮指定公关公司将涉黄内容页面截图,在微博上进行散播,制造虚假谣言。

 

李鑫还透露,小猿搜题上周五宣布要披露此事后,作业帮CEO通过一个投资人想给其带话,但李鑫表示,就算他亲自来办公室道歉,自己也不会改变主意。“作恶犯法一定要承担后果”。

 

面对小猿搜题的指控,作业帮也迅速发布公告,称某同行的陈述与事实相悖,作业帮坚决杜绝任何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的行为。已经进行了证据保全并将通过司法途径追究其法律责任,以维护自身权益。

 

双方均表示已进行了证据保全并,猿题库还表示,对于作业帮安排人员在小猿搜题的内容评论区发布非法信息再进行截图并提交给公关公司安排传播的行为已报案,并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取证。

 

对于事件本身,复霖认为,作为几家UGC部分相信他们都应该有敏感词过滤或监控系统,但仍旧有大量这类内容,只能说几家公司最起码都不重视这个“涉黄”问题。其次,至于说猿辅导拿出证据指向作业帮,这点希望真的向公安机关报案查证,最后以警方的结论作为证据为准。

 

真相在双方的互相指责中仍未彻底明朗,有待公安机关的进一步调查,但热闹的互掐却掀开了行业残酷竞争的真相。

 

尴尬的搜题类产品

 

作业帮与小猿搜题同上线于2014年,那一年,在线教育正处风口期,资本大量涌入,创业公司层出不穷。

 

作业帮最初是由百度知道打造的中小学生作业问答和话题交流平台,2015年,作业帮从百度分拆为独立公司;小猿搜题与猿题库、猿辅导同属粉笔网旗下产品。作业帮与小猿搜题同为搜题类产品,在上线初期,均主打拍照搜题功能,并以此功能获得了初期的大量用户。

 

虽然搜题类应用在学生群体里受到欢迎,但其拍照解题的功能也遭遇来自家长、老师群体的质疑,被认为是提供了帮助学生抄作业的便捷路径。道德上的质疑一直伴随着搜题类产品的成长。

 

同时,搜题类产品同质化严重,搜题类产品的核心在于题库的丰富度,以及拍照解题图像识别的技术精准度,而事实上,经过几年的发展,几家搜题类产品的题库储备与技术能力已经相差不大。此前,作业帮与学霸君便闹过纠纷,作业帮被学霸君诉“界面抄袭”,双方一年内互诉多次。

 

但更棘手的问题不止于此。

 

成立于2014年在线教育火热时期的公司们,很快迎来了资本寒冬,同时伴随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的逐渐消退,资本对创业公司的评价标准,逐渐从用户、规模,更多的转变为对盈利能力的考量。

 

而尽管搜题类产品是获取用户的重要抓手,但拍照扫题很难建立真正的商业模式,收费必然意味着用户流失。在新的行业环境下,搜题类应用必须寻求转型。

 

为了破解工具类应用商业化的困境,几家搜题类产品都进行了业务外延,上线了包括在线一对一答疑辅导、直播课等,希冀将搜题产品吸引来的用户,转化为能贡献实际营收的用户。

 

在转型的过程中,搜题类产品大抵有两种思路,一是重线上直播课;二是通过基于人工智能技术发展自适应学习。但无论哪一种思路,搜题类APP都是为后续业务吸引用户的重要工具,因此,尽管搜题类产品面临商业化困境,却仍是各家公司不可或缺的业务拼图。

 

在线教育是个公认的慢行业,很难在短时间内出现爆发性增长。为了争夺现有的蛋糕,入场的玩家不得不使出更多招数。

 

夏霖认为,小猿搜题与作业帮互掐事件的出现,既与企业操守有关,也侧面反映了行业竞争的激烈程度。

 

行业进入搏杀期

 

5月拿到1.2亿美元的最新融资后,猿辅导公司创始人、CEO李勇做出了一个乐观的判断:在线教育的风口现在真的已经来临。核心因素是,在线教育行业有了规模化收入、有了成熟产品。

 

根据李勇透露的信息,猿辅导的复购率已经达到线下机构的较高水平,是吸引投资者进入的主要因素,为此,今年猿辅导的营收目标是3亿。

 

线上课程售卖的向好态势让猿辅导如今有了更多底气,但不可忽视的是,小猿搜题是猿辅导实现以上目标的重要工具,李勇在采访中坦承,题库类、搜题类产品,仍然是猿辅导获得用户的主要来源。

 

在商业化上,从去年开始,作业帮也试水线上直播课程,但是短期内要实现盈利并不容易。侯建彬曾对外透露,“反正肯定是亏本在做。老师的备课、教案和人工成本肯定不止这个价格。”低价推课的目的是为了吸引新的用户。

 

而目前,猿题库、学霸君、作业帮都已经拿到C轮及以上融资,这意味着,耕耘行业几年后,几家以搜题产品起家的公司已经进入创业阶段的中后期,到这一阶段后,投资者会更加看重企业的营收及盈利能力。

 

接下来,哪家企业能尽快将营收规模做起来,将更能得到资本和市场的认可。

 

相似的发展阶段、相近的业务布局必然导致企业上演生死竞速,在竞争的压力面前,乱象随之出现。

 

事情的真相仍有待调查,而尽管教育行业需要文火慢炖,且激烈竞争下创业维艰,但在主要面向中小学生的行业上,出现这样的行业丑闻依然令人感到遗憾。




分享本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