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包养情妇创下的“吉尼斯纪录”

2016-09-03 23:33:11战略平衡

分享本文:


问题:怎么才能每天都收到这种文章呢??

答案:只需要点击图片上边的《无懈可击张老师》即可!

广受推崇的微信公众号。微信号:lishi12368   小编私人微信:mx28868

来源:人民观察(ID:rmgc365)

  

1.“摧残”类:山东临沂市委书记连承敏为延年益寿,“采阴补阳”,连续奸污上百临沂艺术学校的舞蹈专业的女生,为保证这些女孩是处女,他选择的都是12到13岁的幼女。


  2.“讲究”类:重庆市委宣传部长张宗海,他好色和某些贪官不一样,非大学生不要,非漂亮的不要,非处女不要,“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是他的口头禅。


  3.“残忍”类:济南市人大主任段义和以及北京市房山区政协副主席许志远,在和其喜欢的女人好的时候是卿卿我我、“甜甜蜜蜜”,一旦“二奶”或情人威胁到他的政治生命时,就断然翻脸、六亲不认,敢于下狠手,雇凶买命。段义和的情妇被段义和雇凶炸死,许志远的情妇被许志远雇凶杀死并灭迹。


  4.“凶暴”类: 江苏省东海县县委书记关永健以提拔副县长为诱饵,要在办公室内“潜规则”其下属的青湖镇党委书记徐艳,因徐发现关患有严重的性病而拒绝了他,关永健恼羞成怒,下令警察毒打徐艳,并用一把尖尖的雨伞深深地插入了徐艳的下体,致使徐艳的阴道被彻底撕开,子宫完全破裂。


  5.“玩转”类:湖南省郴州市市长雷渊利,且不讲其供养在外地的情妇有多少,仅在郴州能指名道姓的情妇就有9人。他为了能长期玩弄女人,不仅玩权,也玩钱,被人称之为“三玩市长”他自己就这样说:“不玩权,就玩不来钱;不玩钱,就玩不了女人,要玩女人,就得玩权;玩了权,才能玩女人”。


  6.“无耻”类:徐州市泉山区区委书记董锋及情妇所上演的一曲最为天下人所不耻的“床弟奇闻”——道德沦丧的董锋,为达到离婚目的,逐步在精神、肉体上折磨妻子的目的,当他与情妇支某某做爱时,要求妻子必须在旁边观战。妻子如不愿意,董锋就暴力相逼。


  7.“荒淫”类:湖北省天门市市委书记张二江天天离不得女人,不仅长期和多名情妇狂欢,就连出差的时候,也公然指使身边工作人员“到街上转转,有好的就带回来”,荒淫到了极点!


  8.“承诺”类:湖南省专用通信管理局局长的副厅级干部曾国华,在和其情妇贺某交往期间,曾写了好几份保证书,内容无奇不有,如“以后再也不让贺某生气”、“60岁时一定和贺某结婚”、“每星期和贺某发生3次性关系”。这些保证书被人戏称为“性生活承诺书”。


  9.“共享”类:继宣城市委副书记杨枫、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郎舅共享情妇曝光后,山东省委副书记、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等十位高官共享情妇李微的消息,也在网络上炒得沸沸扬扬,他们共同演绎出一幅贪官集淫乱、权乱于一体的“群魔乱舞图”!


  10.“无奈”类:重庆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副厅级)刘松涛,生活糜烂,自诩为“有情人”。他不仅留下可耻的“性爱日记”,而且留下了一句雷人的“至理名言”——“有很多女人喜欢自己,我也没办法”,似乎显得很无奈。


  11.“炫吆”类:南京市车管所长查金贵虽已年近花甲,居然包养了13个情妇,以此来显示他的宝刀未老,权倾一方的不凡气魄!有如此光耀的情场资本,使得查所长自豪不已,经常在熟人面前情不自禁地自我炫耀:“《红楼梦》里有金陵十二钗,我呢,有金陵十三钗……”。与其相类似的还有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包养了一百四十名情妇,其中还有一对母女。这禽兽在酒后当着众人的面,绘神绘色地比较这母女俩的“床上工夫”,以此来炫耀其“一箭双雕”的成就感。


  12.“狂妄”类:深圳海事局副局长林嘉祥酒后乱性,猥亵11岁女童。事情败露后,林还疯狂地叫嚣:“我就是干了,怎么样?要多少钱你们开个价吧。我给钱嘛!”“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我掐了小孩的脖子又怎么样,你们这些人算个屁呀!敢跟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林狂妄之态,令人作呕!


  13.“裸官”类: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庞家钰,不仅因“11名情妇告状团”告倒,在网络上迅速“蹿红”,而且,由于庞家钰把家人悉数移居国外、自己一人在国内做官,从而曝露的一个全新的高官腐败样本──“裸体做官”现象进入公众视野,并引发大量的口诛笔伐。


  14.“满足”类:湖北副省长孟庆平在接受审判时,双目深情地看着远处,满足地说:“我是爱江山也爱美人。在我有生之年能遇上几个有情有义的女人,是我的福分。”


  15.“欲望”类:湖南省纪委副书记杜湘成因公出差,在北京一家五星级酒店,嫖宿一位白俄罗斯小姐被抓。他曾对媒体讲:“纪检干部和领导干部也是人,也有各种欲望。作为纪检监察部门领导干部,必须经受得住考验。”他作为一位“反腐斗士”,在洋妓的“考验”下,欲望之坝全线溃塌。


  16.“收藏”类:海南省纺织工业局副局长李庆普以“另类收藏”着称,在其储藏室里4个带有密码锁的铁皮柜中,有着李庆普记录其本人每次跟女人发生两性关系全过程的日记本95册,日记本里每隔几页用纸包卷的则是与李庆普发生性关系的女人的毛发。办案人员统计,李庆普收集的女性毛发多达236份。


  17.“创意”类:福建周宁县县委书记林龙飞先后和22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的两性关系。为此,他专门做了一个红皮通讯录,上面记录着这些女性的通讯方式,并得意地为其取名为“群芳谱”,并于2002年5月22日在福州一家酒店举办“群芳宴”,让22位身着华服、美丽妖娆的女人在包房里彼此见面。席间林龙飞还宣布,今后每隔一年就举行一次群芳宴,还要设置“年度佳丽奖”。


  18.“嫖妓”类:长春市委书记、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米凤君,已经是60多岁的人了,性欲却出奇的旺盛,却长期嫖娼,淫乱不堪,仅在长春市中心吉隆坡大酒店内就和100名妓女有染。更加令人不齿的是,就在双规前,还在宾馆里和两名妓女颠鸾倒凤,鏖战不休,其嫖妓数量刷新了由湖北省天门市市委书记张二江创下的吉尼斯世界记录。


  19.“经营”类: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曾经这样说过:“其实,情妇也是人力资源,如果用科学的方法去管理,就可以将‘不良资产’变为优质产。”于是,他在北京长城边设立了一座豪华“行宫”,让他的众多情妇转化成为他行乐和搞权色交易的工具。更典型的还有安徽省宣城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枫,运用所学过的MBA理论,管理和经营情妇团队,有的主攻官场,有的经营公司,真正做到了人尽其才,色尽其享!


  20.“嗜好”类:最高人民法院的副院长黄松有被司法界人士称为“性贪”,他是第一个荣膺此“桂冠”的省部级高官。他有一个 “嗜好”:对未成年少女特别有兴趣。究竟他“兴趣”了多少“未成年少女”,“兴趣”出多少花样,目前还是个未知数。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一个个位数。

更多好文在阅读原文

分享本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