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抗战虎将,粟裕的铁拳,张灵甫克星,却与许世友结怨一辈子

2017-01-11 10:00:09战略平衡

分享本文:

问题:怎么才能每天都收到这种文章呢??

答案:只需要点击图片上边的《战略平衡》即可!

广受推崇的微信公众号。微信号:lishi12368   小编私人微信:mx28868


王必成



在众多开国将领里,有这样一位虎将,他指挥的团被人民群众称为“老虎团”,大家都叫他“王老虎”,他就是王必成中将。王必成一生戎马,先后参加过鄂豫皖四次反围剿,川陕根据地反围攻,黄桥战役、苏中七战七捷、豫东战役、莱芜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抗美援朝金城夏季反击战役等,是三野出了名的虎将。





抗战得名王老虎






王必成


王必成中将素以虎将而闻名,出身大别山农家,十几岁就参加红军,作战机智勇猛,很快由班长、连长、营长升至团长、团政委,在长征结束时即由普通一兵成长为红三十军八十九师副师长,其“王老虎”的称号更是通过一场场硬战打出来的。


1938年,王必成将军赴抗日前线,成为新四军一支队二团团长。前后在苏南参加战斗200余次,把日军15师团松野联队和池田联队打得晕头转向,茅山根据地群众誉称为“王老虎”,所率第2团被称为“老虎团”。期间,他的除了运用一般的围城打援,声东击西,伏击战,破袭战,王必成还总结了适应苏南新四军战斗的一打两战两拼三猛两速等重在近战的战术。



1939年,王必成(前排左1)和第2团部分干部在苏南


对于王必成率领的老虎团,日军吃尽了苦头,一心避开近战,1939年以后甚至采取了切忌恋战,收缩退却到村落丘陵等可利用地形,以优势火力固守等待援军的对策,并对王必成万元悬赏。结果却是王必成创造了新四军对日作战多个首次,打新丰、攻句容、袭东湾,全歼延陵(贺甲)之敌,连战连胜,王必成声名大振,可以说他是成名于新四军时期。


1940年,王必成率部随陈毅、粟裕挺进苏北,陈粟分别任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正副指挥。部队整编为第一、二、三纵队,叶飞、王必成、陶勇依次担任各纵队司令员,并称粟裕的“三只铁拳”。





内战死磕张灵甫



解放战争时期,王必成担任华中野战军第六纵队司令员。在粟裕著名的苏中七战七捷中,王必成率第六师参加了五战,仗仗皆胜,歼敌1.6万余人。华东野战军成立后莱芜战役以临沂一座空城歼灭国民党军1个绥靖区指挥部、2个军部、7个师共5.6万余人。此役俘敌数量之多、歼敌速度之快,都创造了解放战争开始以来的最高纪录。王必成的六纵更是创造了一个纵队在一次战役中歼敌2.4万余名的辉煌战绩。




胜败兵家常事,战绩辉煌并不代表没吃过亏。1946年王必成会同其余各部曾和张灵甫七十四师在涟水一战,我军伤亡6000余人,难以取胜不得已退出涟水,涟水失陷,陈毅盛怒之下要将王必成撤职查办,但粟裕了解王必成,认为他是一员不可多得的战将,主张改为留职检查。王必成对陈毅、粟裕说:“日后打敌七十四师,绝对不要忘了我王必成的六师!”粟裕当即表态:以后,凡我华东部队组织歼灭敌七十四师的战役,一定让六师参加,一定让王必成同志参加,并将此命令记录存档。没想到,一年后王必成和张灵甫这对老对手再次碰头了。




1947年孟良崮战役,陈毅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险中取胜,五个纵队围住张灵甫的整编74师,又被国民党的几十万大军所包围。危急情况下,陈毅命令各阻击部队坚决挡住国民党军,在关键的夺取黄崖山战斗中,王必成六纵某部克服疲累、饥饿之苦星夜兼程打退敌军抢占要地,为围歼七十四师提供了重要保障,面对老冤家,死对头,又是王必成部勇登孟良崮峰顶,击毙国民党军第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


1949年2月,华东野战军正式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王必成部改编为第八兵团(陈士榘任司令员)二十四军,王必成任军长,后任第七兵团兼浙江军区副司令员、浙江军区司令员。


与之共事多年的陈丕显在谈到王必成时曾说:“他是很能打仗的,而且善于打大仗,打硬仗,从不打‘滑头仗’。他不愧为人民解放军的一员虎将。”




持功敢议军衔低


1955年解放军首次授衔时,许多将领曾主动要求让衔,相反也有一些人认为自己的军衔被评低了。当时闹得最凶的,是被评为中将的王必成和王近山,以及被评为少将的钟伟。




王必成


王必成在红军时期是四方面军的干部,长征以前的最后职务是红三十军八十九师副师长,解放战争时期是新四军第六师副师长,和上将刘震等人是平级,解放战争时是第七兵团副司令。


王近山是红四军出身,长征以前的最后职务是红三十一军九十三师师长,和陈赓是平级的,抗战时任太岳纵队副司令,解放战争时任二野三兵团副司令兼任十二军军长和政委。


王必成因为是谭震林的老部下,就去找谭震林说。谭震林答应帮助他反映,还真反映了,结果让上边一顿批评。王必成知道以后,还专门找谭震林道歉。





仗义执言挺粟裕






王必成将军一直只相信事实,若是他认定是对的事就不会轻易改变和屈服。文革时期,粟裕将军受到不公正的批判。王必成跟随粟裕征战多年,长期在粟裕领导下战斗、工作,两人结下了真挚情谊,因此王必成将军自然被一些人作为重点工作对象。有人要他检举揭发粟裕,与粟裕划清界限。


王必成回道:“我奉命揭发大阴谋家粟裕,我跟随粟裕作战多年,对粟裕的大阴谋,有两点体会最深,那就是‘大’和‘谋’”。记得济南战役即将胜利尚未结束时,粟裕就向党中央、毛主席建议打淮海战役,基本解决蒋军的主力。中央采纳了粟裕的意见,我们取得了决战淮海的胜利。这个谋有多大,我不敢评论,也没资格评论,毛主席他老人家最清楚。至于阴的一面,我不知道,也没有体会,请知情者揭发。”


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王必成将军也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但他保持沉默。而当斗争的矛头对准了昔日长官粟裕时,他却敢冒极大的风险说出这样的一番言论,仗义执言可见一斑。他这番发言,不但震撼了一些人,也感动了一些人。此事后,贺龙元帅对人说:“王必成可信、可交,可深信、可深交!”




越战前夕被调离



粟裕是不赞成对越战争的将领之一。王必成在昆明军区司令员任上虽然积极备战,但在开战前夕遭临阵换将。1979年1月,与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对调。不久又调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一个闲职。


一个月的对越战争,西线远比许世友指挥的东线打得漂亮,里面既有杨得志指挥得当的功劳,也有王必成备战的心血。




王必成虽然被调离前线,但他先后把自己的儿女、儿媳和身边的一些工作人员送上了前线。当时,王必成同志的子女都不在前线部队。王必成同志写信、打电话,鼓励他们上前线去。


王必成同志儿子上前线了,王必成同志最疼爱的小女儿也上前线了。没过多久,王必成同志爱人陈瑛同志说:儿媳妇也想上前线。王必成同志连声说:好,好。陈瑛同志又悄声说:媳妇已经怀孕两个月了,怎么办?王必成同志斩钉截铁地说:让她去!我不能参战,但我们家有三个半人参战,此愿可遂,此志可明了。





两虎结怨终未解






许世友和王必成有很深的渊源——正儿八经的老乡,两家相隔没有几里路。


1927年,许世友、王必成都参加了麻城地区的农民运动和黄麻起义,许世友当时是农民赤卫队的队长,王必成是队员。后来,他们共同参加了红四方面军。抗日战争时期,许世友在胶东地区,王必成在苏南、苏中地区,相隔并不远,不久又汇入陈毅、粟裕的麾下,重新走到了一起。许世友担任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司令员,王必成当时则是第六纵队司令员,但王必成一直奋战在前线,而许世友因济南战役不听指挥,被粟裕撤了职,错过了淮海战役和抗美援朝。


文化大革命初期,许世友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王必成任副司令员。许世友跑到大别山后方医院躲避造反派,由王必成等人应付局面。王必成等接待“三团两队”等军内造反派代表,迫于无奈,说了场面话,签了些文件。


许司令获知后大怒,当众批评他们和造反派签的是搞乱军队的协议,分量已很重,还又甚而言之:乱军是为了夺权。一句话上了纲,一点回旋余地也不留。


后来,毛泽东、周恩来把王必成等人保护起来,住在北京总参第一招待所一年多。1969年12月,王必成被分配到昆明军区任第一副司令员。林维先调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鲍先志调任济南军区副政治委员。


文革结束之后,许世友依然对王、林、鲍上纲上线。


1980年初,年近七旬的王必成调军事科学院工作。后来,王必成身体不好,病情加重,中央军委关心他,于1981年12月批准他到南京休息治病。


春节这一天,王必成前往中山陵8号看望许世友。


沉浸在春节的欢庆气氛,两位老战友心情都很好,聊了很久。王必成感慨地对许世友说:“许司令,当年我们100多位赤卫队员,现在只剩下你一个队长和我一个队员了,我们都是幸存者。”


然而没过多久,许世友再次对王必成翻脸,1984年1月10日,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华东组在南京举行第一次会议,学习、贯彻中共第十二届二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整党的决定》。会上,许世友发言,讲着讲着,突然话锋一转:“军区有三个老红军,他们都是过草地的,文化大革命中造反夺权,至今没有交待。” 一言既出,举座皆惊,大家都知道是指责王必成、林维先和鲍先志,而且王必成就在会上。王必成克制怒气没有当场发作,只是写了一份书面意见交给会议主持荣高棠,委托他转交中央。


1985年,许世友病逝于南京。4年后,王必成也在南京离世。


一世恩怨终于宁静。

(来源:水煮历史)

更多好文在阅读原文

分享本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