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究竟是什么关系?(深度好文)

2016-09-24 03:20:02战略平衡

分享本文:

问题:怎么才能每天都收到这种文章呢??

答案:只需要点击图片上边的《战略平衡》即可!

广受推崇的微信公众号。微信号:lishi12368   小编私人微信:mx28868

  • 来源:砺剑

  • 作者:金灿荣





今天切入中美关系,中美关系在当今整个中国的外交中占什么位置呢?


它是中国外交最大的难题,它是现在世界上的一把手,能力很强。坦率讲现在美国还是一个壮年人,美国没有到退休年龄。美国属于单位里面颜值也很高,能力也很强,群众基本拥护的国家,我们是刚提拔不久的二把手,我们想把它挤走,又不敢打它,挺困难的。


我们中国正在想各种办法,第一,创造条件让它犯错误,有一天让巡视组把它给办了;第二,让它忙不过来,最后让它忧郁症,自己不想干了;第三,和美国搅在一起,让它打不了你,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我们现在正在想办法收拾它,但是说说容易,做着很难,因为美国是非常优秀的国家,这些小把戏其实它也知道。

 


从外交角度来讲,中美关系是我们最大的外交难题,过去在习·总之前,外交部内部经常讲中美关系是整个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

 

习·总上台以后就不许这么说了,因为习·总确实调整了政策。原来我们中国外交是四根支柱:大国外交、周边外交、发展中国家外交、多边国际组织外交。内部的定位是,大国是关键,周边是首要,发展中国家是基础,多边是重要舞台。

 

今天还这么说,但是原来在四句话之后,还有一句话叫中美关系是整个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因为中美关系无处不在,大国里面的关键是中美关系,周边关系搞不搞的好要看美国,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能不能推下去也要看美国,国际组织主要的活跃对象也是美国,我们外交四块,美国无处不在。


但是现在习·总上台以后有变化,习·总现在想降低一点中美关系,而把周边外交提上去,这是这几年的微妙变化。虽然有这个变化,但是处理好中美关系仍然是中国外交第一大难题。

 

第二,未来10年、20年美国还是我们最大的外部因素。像日本,我们中国已经彻底超越它了,过去日本超过我们其实是一个非常偶然的历史现象。日本2009年出了一本书,卖的很好,题目叫《做十分之一的国家》。


这本书是非常清晰的一个战略判断,他告诉日本人过去五千年大部分时间中国都是东亚的中心,这是常态,过去100年日本人成为东亚的中心是非正常现象。为什么非正常?因为从西方来了一个崭新的文明,叫工业文明。日本学工业文明学的特别好,不仅学的亚洲第一,而且是全世界非西方第一。

 

中国有一段时间愚蠢的拒绝学习工业化,特别是晚清70年。晚清非常可惜,如果清王朝带领全国人民搞现代化,那时候我们追上去是比较容易的,因为现代化是加速度的,开始现代化速度比较慢,像牛车,后来是马车、自行车、汽车、高铁、飞机,它的速度是加速的,越到后来越难追。可是晚清70年没有追,于是后来追越来越困难。当时晚清如果跟日本一样,朝野同心搞现代化,我估计现在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强了。

 


日本朝野同心,一门心思奔现代化,确实搞的很好,日本拥有了工业对农业中国的优势,就成了东亚的地缘政·治中心。但是大前研一提醒日本人,说日本所获得的优势,本质上讲是知识的优势,因为日本学习态度好,它知识掌握的好,但是从哲学上讲,只是有一个知识优势,而且这个知识优势很脆弱,它能保持知识优势的前提是中国人愚蠢的拒绝学习。知识优势呢,通过学习是完全可以弥补的。


大前研一在《做十分之一的国家》中有一个结论,他说,根据他的观察,从邓小平时代开始,中国人开始学习了,中国技术上拉平日本,赶上日本只是时间问题。下一个结论,一旦中国的技术和日本拉平,中日之间的力量由规模决定,他说最终日本会回到常态,那就是日本的GDP是中国的1/10,题目就是这么来的。所以他告诫日本做好准备,那天一定会来,日本是中国的1/10。

 

长期来讲,日本做为一个外部因素不是很重要。印度,我从来不看好它。欧洲也悬乎了,欧洲的前途我是不看好。2013年开始,布鲁塞尔是欧洲最国际化的城市,布鲁塞尔新生儿当中一半以上的男孩得叫穆罕默德,女孩也是一样都是伊斯兰名字,所以现在欧洲即使难民不去了,以它们的生育率,欧洲一定伊斯兰化。欧洲本土女孩现在都是个人主义者,给你们家生一个孩子交代完任务就不再生了,所以欧洲伊斯兰化是必然的。


俄罗斯也有问题,俄罗斯经济搞不好,它不会玩市场经济。而且俄罗斯也有人口问题,俄罗斯是1.42亿人,俄罗女孩生育率比欧洲还低,欧洲一个女孩一辈子生1.2个孩子,俄罗斯女孩只生0.7个孩子,一个都不到。据我的分析,日、印、俄、欧都不行,真正能干的就是美国,眼前是最大外交难题,外部是最大的外部因素。

 

小结:中美关系是21世纪国际关系的决定性因素,如果中美双方合作,21世纪国际关系很有希望;如果我们对抗,21世纪就是对抗。这是中美关系在我们外交中的定位。中国的安全挑战是内部、台湾、外交,外交排最后。但在外交中,中美排第一。中美关系的定位是眼前最大的难题,未来最大的外部因素,整个21世纪决定性的双边关系。


 


现在讲讲状态,中美关系的状态是即竞争又合作,即重要又复杂。冷战时候美苏关系是竞争为主,合作很小;现在的日美关系也有一点矛盾,但是绝对是合作为主;中美关系介于两者之间,即竞争又合作。只不过最近竞争上升了,以前我们经常说中美关系好不到哪里去,也坏不到哪里去,现在是中美关系好不到哪里去是一定的,是必然的,坏不到哪里去是未见得的。


即重要又复杂,重要就不用说了,它决定整个21世纪人类的命运。复杂性,一方面中美之间贸易关系好的不得了,中美实际上是对方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我们的统计当中,我们把欧盟28国当第一贸易伙伴,美国排第二,因为欧盟是一个群体,单一国家美国就是我们第一大贸易伙伴,我们很早就是美国牢固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所以经济上我们绑的很紧,但是军事上中美都把对方做第一敌人,在人类近代史上很少有这么复杂的关系。

 

下面讲讲修昔底德的效应,现在谈中美关系,很多人喜欢说修昔底德陷阱,这个要解释一下。在古希腊的时候,有一个历史学家叫修昔底德,西方人把他的地位定义为我们的太史公司马迁。




他的著作叫《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他们认为和《史记》是一样的,就是人也一样,书也一样。但是我两个都看过,他和我们太史公比差远了,人的重要性和书的重要性都是他们夸张了,我们的太史公比他伟大多了,《史记》也比这本著作伟大多了。但是西方人认定这是我们的《史记》。这个人生活在希腊文明的后期,马其顿时代,他研究的是希腊内部为什么内战,导致希腊文明败落,导致马其顿把它征服,然后他就写了一本书《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伯罗奔尼撒是希腊半岛上的一个半岛,上面有一个重要的城市叫斯巴达,斯巴达是曾经领导整个希腊城邦体系的领袖。它后来跟雅典打,雅典开始不如斯巴达,斯巴达是一个军国主义国家,特别能打仗。后来雅典起来了,起来的原因是波斯人侵略希腊,最后失败了。

 

波斯人侵略希腊过程当中失败,第一原因是台风,当时波斯人是海陆并进,波斯皇帝大流士二世搞了1600多条船,上面有海军,主要是运粮食;陆地上是十几万人,所以是海陆并进。在这个过程中,斯巴达300勇士做出了贡献,斯巴达有个王叫李尔王,他带着他的亲兵300人,步卒1700多人,到温泉关阻击波斯人。沿途他又召集别的部落,实际上他这边是1万人。


波斯大军是12万人,在温泉官作战,他抵抗了一个多礼拜,战争打的非常残酷。他输掉了这场战争,但是战略上他起了贡献,只是这个贡献不是决定性的。后来波斯帝国的舰队往前走,陆军跟不上,海军跟陆军就分开了,这个在后来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是船遭遇了暴风雨,2/3就没了,等于说是上帝起了第一作用。


剩下1/3的士兵,这个时候雅典人起了决定性作用,雅典海军把它基本上烧掉了,烧掉了90%以上。最后剩下了40多条,在离雅典不远的一个叫马拉松的小镇登陆了,马拉松的老百姓就把他们消灭了。其中有一个战士跑到雅典广场说我们胜利了,就死过去了,然后就有了马拉松运动。




波、希战争第一功臣是上帝,第二功臣是希腊海军,第三功臣是斯巴达,所以战后希腊就崛起了,斯巴达不服,它们两强就打起来了,这场战争打的很残酷,打了半个世纪,最后导致整个希腊文明的分裂。这个时候北方一个游牧民族马其顿人侵入希腊,统一了希腊。修昔底德总结为什么这两强不能相处,研究的结果很悲观,说这个战争不可避免,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必有一战,这是结构性矛盾。历史学家把这个结论叫修昔底德陷阱,后来西方整个历史不断的在重演这个历史。

 

最新研究工业文明以来,16次权力转移,只有两次是和平的,一次是英国把权力转给美国,这等于是父亲把权力给儿子,所以肯定是和平的。第二次是美苏冷战结束,只有这两次是和平的,其他都是靠战争。

 

现在中美之间在结构上就是进入修昔底德的现象,美国是守成大国,中国是新兴大国,所以很多人,特别是西方人认为中美必有一战。是不是免不了我们不知道,反正中美之间有某种结构性的战略对抗是肯定的,而且美国就是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


所以中美关系结构上是对抗的,第二,有两个东西加剧对抗,一个是意识形态,美国说你一党专政,看不顺眼,要改变,共产党对这个很反感;一个是文明,美国是一神教文明,我们是世俗文明。战略上有结构矛盾,再加上性格上、脾气上有两个不同,所以中美关系的复杂性、矛盾性,比正常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还要大一点。

 

中美关系的复杂性又表现在我们之间的共同利益上,经济上相互依存,社会上相互联系,国际上确实很多问题我们得一块处理。比如反恐要一块处理;防止世界经济再出现问题,维持全球经济稳定,防止埃博拉病毒扩散等我们是一致的。这是中美关系的另外一面,一面是结构对抗,一面利益绑的很紧。


纽约时报说中美关系最后的结果是感情不好的夫妻关系,两个人一开始不认识,碰到苏联壮汉,还拿着刀,两个人吓到了,就挤到一块去了。认识之后一冲动就结婚了,结婚以后都觉得自己吃亏了,天天吵架,但是又很难下决心,因为两个人有共同财产,生了一堆孩子,所以就麻烦了。又不喜欢,利益又放不下,于是就凑合着过,所以最后的结果是感情不好的夫妻关系。

 

中美关系总结构是对抗的,但是很复杂,共同利益相互依存,还有双方有很多合作的努力,而且有很多的成果。比如我们很多年前共同努力迫使苏联退出阿富汗;我们共同努力迫使越南退出柬埔寨,这都是很好的成果。另外中美之间的外交质量是可以的,我们这个国家外交质量相当好,美国作为100年的世界老大,他管理技能还可以。中国是孙子兵法的后代,我们天生就是战略家,中国就是一个大山里面没有文化的老奶奶都会给你讲几百个故事。


 


这就是中中美关系的状态,地位很重要,状态很复杂,眼前问题很多,南海是最突出的,另外还有网络。美国人觉得我们总是在网上偷他们家的东西,这个可能也是事实。我们中国现在工业量很大,但是技术上我们缺一点,技术上一个是我们自己投资,一个是我们想学习,我们正儿八经想买,但是美国人不买给我们。

 

在过去30年,我们技术引进,给我们帮忙最大的是德国,德国占引进技术的46%。美国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技术,过去30多年世界上的黑科技都是美国人发明的,但是它就不卖给我们。不卖,我们就不客气了,以前没有网络没办法,现在有网络了,当然要用。美国现在认为在网上偷它东西最多的就是中国,什么都偷,连公务员个人档案都偷,当然关键是技术。


他们认为像我们的J-20、东风41很多关键技术就是从它那偷的。第三,国安法,我们通过国安法限制NGO。另外人权,我们昨天讲执政方针有一点是政·治控制,抓的一些律师,美国人挺恼火的。这一点我们得承认,美国人挺有道义感,所以对我们最近人权情况批评的挺厉害。另外美国企业觉得现在没有以前受重视。

 

另外很多第三方在中美之间挑拨离间,越南、日本、菲律宾都在挑拨离间。这就是第三个情况,中美关系现在问题特别多。最后还强调一个情况,美国从去年开始正在一轮对华政策讨论,现在美国战略学界认为过去40多年对中国的政策可能是错误的,它想寻找新的办法,但是现在没有找到。




过去40多年,1972年从尼克松开始,美国决定跟我们合作,和中国恢复关系。美国和我们恢复关系,它是期待中国走向民主化,国内政·治走向美国体系,成为美国体系的一部分。外交政策就是成为美国忠实的管家,这是美国的期待。所以过去40多年一直拉我们,小平时期看上去它那个期待快要实现,因为中国正在走向开放,国内也是自由化在进步。

 

但是他觉得是习总上台以后不对劲了,觉得咱们国内的走向和外交政策走向都不符合他的期待。国内,按照美国的理解,经济发展城市化,就有中产阶级,中产阶级应该要民主,然后中国就从一党专政变成美国式的民主。他原来是这么想的,后来发现不对,中国经济发展了,也城市化了,也中产阶级了,中产阶级有5亿人,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中产阶级,他突然发现中国中产阶级和别的国家不一样,他不要民主,他要第二个孩子,第二套房子。

 

另外外交政策也变了,原来外交政策都是跟着美国跑,现在牛了,原来我们给美国的印象是美国的学生,比如我们加入WTO,每个月写思想汇报,美国就是把我们当学生,所以那个时候美国挺容忍我们崛起。现在发现我们要另立门户,所以非常生气,我们现在的走向和美国预想完全不一样,社会走向、政策走向都不一样,所以现在美国正在调整。

 

但是我观察到现在,好像美国还没有找到很好的办法。有人说遏制中国,但多数人不同意,为什么?因为扼制其实有一个条件,遏制的对象本身性格得有一点问题,它老得罪人。苏联挺合适,脾气大,他们自己总结说俄国人是战斗种族,俄国人遇到阻力就铁棒横扫,阻力加大,铁棒加粗,所以可以遏制它。




但中国人无法遏制,中国人狡猾,会搞关系,而且会赚钱,他老跟你做生意,给人家送钱,钱是人见人爱。所以用苏联的办法不行。目前美国对我们的办法叫两面下注,一方面继续拉动中国,另一方面中国在旁边设防,这大概是现在一个大的方向。这就是中美关系的一些基本情况,它的定位、状态、主要问题,和可能出现的政策调整。


(第十章完,全文待续)

更多好文在阅读原文

分享本文: